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我和世界蓝色的秘密

原标题:我和世界蓝色的秘密

    我永远都记得那个下午。天蓝得像海,云朵像白鲸在游动,我小心翼翼地把那份印有我名字的报纸揣在胸前,一路小跑回家去。那是我第一次在报纸上发表自己的作品,是一篇抒发对大海渴望之情的小作文。那时候的我还没有见过海,是一个长相普通、学习普通、性格内向且毫无存在感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还没到家,就能闻到从楼道里飘出的饭菜的香味。“妈妈,你快看看”,我挥着那张报纸给妈妈看,妈妈在厨房炸土豆,光与她的影子纠缠不清。她一只手在围裙上擦着,另一只手接过我递的报纸,反复确认我的名字就在上面后,眼里便闪出无限惊喜的星星。

    那天的晚餐除了土豆与白粥,还多了一碟我最喜欢的糖醋小排,那是记忆里我为数不多地令妈妈那么开心了。也是那个时候,我的梦中开始不断地出现大海,亮莹莹的海浪迎接风扑来,我和妈妈就住在大海边缘一座靠近太阳的草房子里,我写着那些触动了我的故事,妈妈也为此而感到开心,贝壳风铃不时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    我的少年时代就在这座三面环山、流水奔腾的小城里度过了。和这里的其他孩子一样,我没有见过大海,喜欢抬头看蓝色的天空,我们怀着各自不同的梦想慢慢长大。尽管繁重的课业压力常常让我顾不上看书写作,但这份蓝色天真的秘密一直都在我心底被小心呵护。当我完全令自己置身于一本书中的时候,当我虔诚地敲下每一个字的时候,那种难以言说的奇妙感觉,赋予着我无限的力量。

    到了高三,升学的压力总是令我情绪低落。我记得那个春天的某个星期六刚刚下完一场雨,我因为数学题而苦闷异常,在妈妈喊我吃饭的时候很久都没有回应她。直到她轻轻敲我的门,拿来水果并问我:“山上的花开得可漂亮了,我们一起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漫山遍野粉色的花,可我们却讲不出更多的话。“拍张照吧。”她说。我摇摇头。“多漂亮啊你看,春天一年就只有一次哦,错过了怎么办嘛!”妈妈执意要给我拍照。她把一簇粉嫩嫩的花往我耳前摆的时候,几滴残留的雨水划过她白皙的胳膊,夕阳隐隐约约地笼罩着人间,头顶的天还是蓝的,像那些毫无杂质的梦等待人们继续去完成。那样的时刻,脑海中便浮现出了人生的第一首诗。

    后来我无数次在春光里写诗,看着蓝天,想象大海,将自己的秘密全都藏入诗句中,并在一本一本的诗集中得到人生的答案。我非常喜欢诗人扎加耶夫斯基的一句诗——“尝试赞美这残缺的世界”。写作除了为让妈妈能感到开心点儿,“赞美这残缺的世界”或许也可以算是我的文学初心吧。因为文学,我不断地认识着这个世界,不断地筑造着自己理想的乐园,无比幸福地守护并延续着这蓝色美好的秘密。

    伤心的时候,我会想象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是兔子,长长的耳朵,绒毛柔软,并且不会伤害任何一个人。开心的时候,我更愿意在这闹哄哄的世界走一走,去感知更多的幸福,比如女孩子捧花时内心小小的期待,比如小狗摇着尾巴跑来时铃铛发出的清脆声响,这多么可爱,多么值得为此而完成一首美丽的诗。

    随着我的长大,妈妈也在慢慢变老。每一次收拾行李箱,每一次看着车窗外的她渐渐变小,每一次降温她发微信提醒我加衣,这样的时刻,这份蓝色的秘密就又一次在我的心底涌动。我想有一天,我会写出关于大海的童话,会带妈妈去看海,会用文学抚慰好那些生活带给我的伤疤。

    我很庆幸因为文学,我的生命里可以经历更多的春夏秋冬,风花雪月。我一次次被点亮,重新拥有力量,而这也是我和世界蓝色的秘密。我知道远方有大海,也知道妈妈和我一样渴望着远行去看海。世界有时候会不尽如人意,我们也会有太多无法完成的遗憾。但一路走来,文学总能令我看到蓝天中那弯弯亮亮的彩虹,这秘密那样纯粹,那样美好,像童年时养的兔子,低头晃动着柔软而洁白的长耳朵。

王彤乐(22岁) 西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学生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2021年04月12日 08 版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» 我和世界蓝色的秘密